松花江网

您所在的位置 首页 理论 理论动态

弹好减碳与保供协奏曲——天津能源电力保供金融服务调查

2022-03-16 11:14    中国经济网-《经济日报》

  今年的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提出,有序推进碳达峰碳中和工作;确保能源供应,立足资源禀赋,坚持先立后破、通盘谋划,推进能源低碳转型。在实际工作中,保供与减碳是怎样的关系?又该如何处理好两者关系?经济日报记者深入走访天津多家金融机构和保供企业,针对这一新课题的实践路径展开调研。

  刚刚过去的几个月,一提到保障电力和能源供应,不少地方的金融机构和能源电力企业负责人都会直呼“不容易”——既要落实好2030年“碳达峰”与2060年“碳中和”的目标,满足企业和绿色金融发展的中长期资金需求,又不能搞短期的“一刀切”式减碳,要全力做好能源电力保供金融服务,保障能源电力供应合理资金需求,难度可想而知。

  去年9月份至今,天津没有出现一次居民拉闸限电、切断供暖现象,新能源产业发展也呈方兴未艾之势。无论是百姓屋里司空见惯的“亮堂堂”“暖融融”,还是新能源产业的长足发展,这些成果的取得殊为不易,背后凝结着千万电热供暖企业职工与监管部门的不懈努力,更离不开商业银行、保险、财务公司提供的“金融活水”。这些成果是如何实现的?经济日报记者深入电热保供一线走访发现,天津金融机构精准施策,为电热企业纾难解困,细致落实“双碳”目标,加大绿色信贷支持力度,在保障用电供暖的同时,有效推动绿色金融发展与企业减碳目标的实现。

  全力支持基础能源纾困

  “为确保电热保供工作顺利,我们很多员工连续20天封闭在电厂没有回过家。”2月中旬,记者见到天津华能杨柳青热电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崔井利时,他略显疲态。放在他案头的《天津市能源电力保障协调小组感谢信》写道:“贵公司相关负责同志一个多月内反复辗转于四省六地,积极对接煤源和动力,电厂库存稳步提升至安全水平,发电机组保持长期安全稳定运行,为天津市电热保供工作提供了坚实保障。”

  “去年9月份以来,国内部分地区电力供应出现紧张,煤炭价格跳涨,发电供暖企业资金缺口增大。短短几个月,公司燃料采购资金增加数亿元,电力生产面临严峻挑战。”崔井利介绍,公司总装机容量为120万千瓦,供热面积达3700万平方米,约占天津市区内热电联产总供热面积的三分之一。这样一家大型电热企业,一旦缺乏资金,别说燃煤采购,连日常运转都会出问题。

  面对严峻的保供形势,怎么办?如果仍把煤电企业“一刀切”划定为传统高污染、高耗能企业,不给予足够信贷支持,企业的现金流可能断裂,进而影响供电供暖的大局。

  在崔井利看来,煤电作为基础能源,关键时刻的能源保障作用非常重要。避免“一刀切”,需要监管部门自上而下引导,更需要金融机构转变传统信贷思路。去年10月初,天津银保监局联合天津市金融工作局发文,要求辖区内金融机构加大信贷支持力度、主动做好续贷服务,全力做好能源电力保供金融服务。

  “去年国庆期间,我就收到天津华能杨柳青热电有限责任公司财务总监李粤的信息,要立刻签订贷款合同。事不宜迟,我们顾不得假期休息,加班加点完善合同,10月份就与企业签订3年期的2亿元贷款合同,今年第一季度又追加授信4亿元,解了该公司的燃眉之急。”工商银行天津分行河北支行行长运东东说。

  按理说,这6亿元资金应该是短期贷款。“考虑到规避企业短期债务集中到期压力,特事特办,均采用了中长期贷款形式。这是金融机构综合电热企业发展实际给予的可贵支持。”李粤说。

  据天津银保监局相关处室负责人介绍,去年11月份,天津银保监局与市金融局、市公用局联合组织召开发电企业融资对接会,搭建重点发电企业与金融机构面对面交流对接平台,全力保障发电企业资金需求。天津市政府相关部门还立即组织煤电行业开会,初步落实煤电企业、金融机构、金融监管部门三方责任。

  煤价上涨,能替代烧煤供电发热的方案相对有限,天然气是少数选项之一,可天然气也在涨价,燃气发电保供的企业同样缺钱。记者2月下旬在天然气供热发电企业天津华电南疆热电有限公司看到,职工一边拿着燃气泄漏检测仪对仪表管道接口逐一检测,一边密切观察燃气压力和温度,以保障天然气源源不断输送到燃机。

  刚投产3年的华电南疆承担着天津滨海新区1200万平方米、约300万户百姓的供热与上网供电任务。去年9月份以来,受国际市场天然气价格飙涨影响,该企业供电供热总成本增加数亿元,销售收入仅为上年同期一半,企业由盈转亏。

  该公司总经理卢志勇告诉记者:“我国天然气大量依赖进口,生产效益受进口天然气价格影响较大。更难的是,去年应还的存量长期贷款与短期贷款在下半年陆续到期,多家授信银行的授信额度此时所剩无几,企业到了最艰难的时刻。”

  煤炭、天然气均属于基础能源,在建设银行天津西青支行副行长胥建看来,面临能源电力保供的关键节点,这些基础能源企业必须得到金融支持。

  针对华电南疆的资金困难,胥建第一时间带队实地走访企业。基于对未来国内外形势的判断,双方不约而同提出有必要在现有2亿元授信支持基础上,增加授信额度至4亿元。

  建行天津西青支行客户经理沈悦表示:“为及早顺利完成贷款审批,我们预先与分行各部门及金融局积极沟通,全面详尽的反馈得到了各级管理部门的支持认可。仅用时一周,华电南疆便取得了新增授信的批复。”

  然而,期限问题接踵而至——1年期的短期贷款无法有效缓解华电南疆的困局。经过多次多层级沟通,建行天津西青支行主动为华电南疆争取到3年期的中长期流动资金贷款,减轻了企业下一年度的生产压力。

  天津银保监局相关处室负责人表示,截至2021年末,天津市辖内18家金融机构累计启动快速响应机制110次,优先安排审批投放贷款资金70亿元;投向电力、热力生产和供应业贷款余额共计1350.04亿元。目前,14家重点发电企业稳贷续贷需求均已得到解决。

  从长计议扶持新能源

  资金流向电热保供企业,是否等于绿色金融的钱变少了?对新能源行业的金融服务可以延后?

  “金融支持减碳与保障能源电力企业资金需求之间并不矛盾。支持实现碳达峰、碳中和目标是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的重要体现,也是积极推动天津银行保险业金融机构发展绿色金融的重要内容。推动实现‘双碳’目标,要正确看待碳减排、实现平稳过渡。”天津银保监局相关处室负责人说。

  天津龙源电力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郭宝贵是一名老风电人。在他看来,风电领域属于长周期、技术密集型行业,前期投入资金较多,回笼资金较慢。目前,国内很多地区的风电、太阳能发电并网仍存在较大困难,土地租赁等手续批复也成为难题。因此,发展新能源行业必须谋划长远,除了绿色信贷,资本市场的力量也不能忽视。

  采访中,有风电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,国内新能源行业的发展仍有很长的路要走,不能贪多求快,更不能仅靠绿色信贷资金支持,否则可能导致行业昙花一现。

  有风电企业算了这样一笔账:建设装机容量5万千瓦的风力发电场,投资成本约为4亿元。其中,风电主机的成本高达2亿元,其余成本还包括土地租赁、吊车租金等。风力发电场的前期固定资产投资额,远高于普通火力或天然气发电厂。

  随着行业竞争加剧,以及“绿电”补贴可能出现的变化,风电企业盈利水平下行压力加大。建行天津大港支行副行长裘瑞说:“做好新能源行业的绿色金融服务,是银行优化调整信贷结构、谋求信贷转型的重要环节。其中,要特别注意深入研究行业特点、政策依据、风险控制措施。2017年至2021年,我们对天津龙源风电的6个项目提供了17亿元贷款授信,资金成本低于基准利率,正是充分考虑了风电行业回报周期较慢的特点。”

  从长计议“浇灌”新能源行业,还需要金融创新。位于天津滨海新区的大沽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经过多年节能减排,积累了40万吨的碳排放指标。“过去,我们不知道这些闲置的碳排放权也能拿来质押换取贷款。去年6月份,工商银行天津分行主动向我们推介碳资产金融服务,经多方协调推动,用时一周为我们设计了碳资产质押融资方案,以碳配额作为增信措施,发放了1000万元贷款,帮助我们盘活碳资产,助力绿色转型发展。”天津大沽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总会计师底偃鹏说。

  对于这类贷款,工商银行天津分行大客户服务中心客户经理罗兴认为,加强绿色金融服务,落实“双碳”目标,不一定非要紧盯着新能源企业。像大沽化工这类案例,能有效提升碳资产作为质押品的认可度与风险可控性,创新利用人民银行征信系统和排放权交易所系统“双质押登记”的模式可资借鉴。

  可喜的是,天津在支持居民电热保供之余,绿色信贷额并未减少。截至2021年末,在绿色融资统计口径下,天津市银行业金融机构绿色信贷余额达4620.99亿元,比年初增长14.05%。

  优化内部激励约束机制

  金融机构是特殊的企业,既要承担保供的社会责任,也有营利需求。天津能源集团财务公司副总经理张海认为,用全局思维做好减碳与保供这篇大文章,需要金融机构继续优化内部考核“指挥棒”,不能简单排斥煤电企业的合理融资需求。在该公司支持天津陈塘热电有限公司保供期间,有些成熟的做法可资借鉴,以便形成长期工作机制。

  “比如,调增企业授信规模,给予企业优惠的贷款利率,降低企业财务费用,实施快速审批、优先放款流程,保证在资料齐全的情况下3个工作日内实现贷款资金发放。”张海说。

  此外,还要动态看待传统煤电企业与新能源企业的性质。中信银行天津分行公司银行部总经理助理方斌认为,实际上,这两类企业的不同项目与业务可以转化。比如,部分传统热电企业也会开发光伏、风力发电项目,引入新能源业务,带有新能源企业的特征。商业银行在面对保供与减碳任务时,一方面要明确绿色金融重点支持方向与领域,区分不同业务、项目与具体企业的融资需求;另一方面要积极支持煤电、煤炭等高碳企业绿色转型发展与技术升级,保障其合理融资需求,促进更多资金投向能源安全保供与绿色低碳发展领域。

  对于新能源领域的金融服务以及传统热电行业的金融服务,也应动态看待。中国大地保险天津分公司财产险部负责人杨宁表示,实现“双碳”目标与电煤行业发展并不矛盾。绿色贷款、绿色保险、绿色基金也可以为传统行业的新项目、新业务、新通道提供服务。

  “保险业在处理好减碳与保供关系时,应持续提升保险服务社会民生的能力,参与生态保护补偿,加大绿色保险产品与营销方案的创新力度,优化资金配置,利用差异化方案及定价,在为企业提供保险保障与服务的同时,激发企业节能降碳的内部驱动力,引导企业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与绿色转型作出努力。”杨宁说。

  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,面对具体金融服务工作,多家天津银行保险金融机构均能及时学习国家相关政策要求,在帮助企业推进“双碳”目标中,支持企业通过技改降低单位能耗、降低单位产品碳排放;并帮助企业开展绿色能源项目,逐步实现企业生产碳中和。

  天津银保监局相关处室负责人认为,要处理好减碳与保供的关系,一方面应向机构定期通报绿色金融情况,明确监管要求,提示机构正确处理转型期防风险与助转型的关系;另一方面要积极引导机构充分考虑经济社会发展实际,以及行业发展的阶段性与转型难度等因素,做好绿色金融发展的阶段性目标与中长期战略规划,避免出现冒进式抽贷、断贷等情况。(经济日报记者 周 琳)

  (松花江网编辑 迟媛玮)

反侵权公告: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》、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等法律法规,未经书面许可,擅自转载本报社作品的,将涉嫌侵犯著作权人合法权益。为规范网络转载行为,制止非法侵权转载,本报社郑重公告:

一、任何单位或个人,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权归属于江城日报社(包括《江城日报》、《江城晚报》、松花江网、吉林乌拉圈等)的原创内容,必须事先取得江城日报社书面授权;

二、对侵犯江城日报社(包括《江城日报》、《江城晚报》、松花江网、吉林乌拉圈等)著作权益的违法行为,本报社将采取一切合法措施,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,包括但不限于公开谴责、向国家版权行政管理部门举报、提起诉讼等;

三、对于各类非法转载行为,欢迎读者提供侵权线索:

程律师(法律顾问)0432-62223777

武文斌(版权合作)0432-62523496

文档附件